努力复健的小咸鱼

这是只刷亚梅的小号
大号:XXXX的咸鱼🌚
快来找我玩~😂

【AM】Starving(ABO设定·第一章)

Arthur一直相信Merlin是Beta。

 

01

 

这是第三次了。

这是Merlin第三次放他鸽子。Arthur一边好脾气地将手里的爆米花捏得咔嚓作响,一边在心里狠狠咒骂老友的名字。他真希望自己看起来不像一个被放了鸽子的倒霉蛋,但他衣着整齐,做了个帅气的发型,还拿着一桶巨型爆米花和两杯可乐站在电影院门口,不停看表,左顾右盼,东张西望。更糟糕的是,他等的人没有按时出现。

即使他和Merlin已经度过了互相看不顺眼的时段,Merlin总有办法惹他生气,这点毋庸置疑。他不该乖乖站在电影院门口等着那个不知好歹的混蛋,他应该直接去Merlin的家,不管那间公寓是不是处于偏僻的郊区,然后把放了他两次鸽子的傻瓜揪出来,好好看看Merlin的身体状况是不是一如短信上的说法。

好吧好吧,他是有些拉不下面子——是他忙于工作错过了Merlin的生日,是他先疏远了他的老友,但Merlin肯定不会生他的气……Merlin可能压根不会在意他的缺席,整天只是埋头赶论文。

真奇怪,他们不过一个星期没见而已,为什么感觉像是过了七年?

也许,时间过得那么慢是因为……他忍不住担心Merlin。

Merlin在他出差期间迟迟不回复他的短信,视频的时候也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,经常说到一半就不在状态。如果Merlin知道他在担心他,一定会吓一跳吧,Arthur真期待Merlin吃惊又感动的表情。

改变总是容易被人觉察的,尤其是最亲近的人。Merlin说不上性情大变,既没有大吵大闹也没有阴晴不定,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。Arthur相信这点,因为他已经认识Merlin整整十年了,从高中时代到现在,他们几乎形影不离,准确来说是Merlin一直跟在他的屁股后面。他熟悉Merlin就像熟悉自己……

“Arthur——”

如果不是他幻听就是Merlin在叫他,可Merlin明明在短信里说了——哦不,那个傻瓜真的在向他跑来,十年来雷打不动的学生搭配,还有那头乱糟糟的短发,别忘了那张蠢兮兮的领巾,除了Merlin不会有别人。

“抱歉,我……”他一周未见的老友终于跑到他跟前,气喘吁吁的,“我睡过头了。”

Arthur简直哭笑不得,他把那张蠢兮兮的领巾掀到Merlin脸上,“电影已经开始快半个小时了。”

“抱歉,我只是……”

“你不需要一直道歉,我知道你很蠢,Merlin,这对我而言就像常识,常识。”

Merlin皱了皱鼻子,“只是,我最近一直在犯错。先是不小心把Gaius准备的晚餐倒掉,然后发错了邮件——啊……我还忘了充电,也不知道第二条短信发出去没有。”

“什么第二条短信。”

“我说看完电影我想去一趟药店。”

Arthur忍着把爆米花扔到Merlin脸上的冲动,也就是这个时候他惊讶地发现Merlin的脸颊红得过分,就好像Merlin正发着高烧。

“到底是什么病?”

Merlin抿着嘴摇摇头,一脸苦闷,“医生只是说我荷尔蒙失调之类的,也许是换季引起了,或者吃错了什么东西。”

“我真是一点也不惊讶,你总能把自己弄得一团糟。”

“没有我的帮助你早就一团糟了,菜头。我们还进不进去?听说电影不错。”

有时候Arthur真的看不懂Merlin。

“看什么电影,去药店,然后回家。我陪你。”

Merlin夸张地皱眉,“你是在关心我吗?”

“如果你晕倒在路上我还得把你背回去。”

“你这个菜头……”Merlin气呼呼地说。

Merlin永远听不懂他的笑话,看来有些事情永远不会改变。

老实说,Arthur并不会感到气恼,因为那是Merlin。

 

02

 

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,Arthur莫名感觉Merlin亲近了他很多。

字面意思上的亲近,甚至可以说是……奇怪的亲近:当他们并排坐在开往郊区的公车上,双颊通红的Merlin靠在他的肩上睡着了,这没什么大不了,问题在于Merlin总会无意识地嗅着他的颈窝,而那又烫又黏的鼻尖几乎抵在他的脖颈上,一呼气一吸气的,好几次令他浑身发麻。

也许不止好几次。

Merlin似乎打算就这样直到他们抵达终点站,Arthur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不小心用了什么带着神奇香味的洗衣剂,或者喷了Merlin最爱的香水(尽管他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香水)。

这没什么大不了,也许Merlin只是……想他了。

Arthur狠狠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,真该死,为什么他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。Merlin闻一闻又怎么了,Merlin什么蠢事没干过……

可是,该死的,Merlin身上的气味为什么会如此好闻?

前所未有的好闻。

Arthur发誓他不是故意的,他清楚Merlin是一个Beta,Beta不仅没有任何的信息素,还不会对Alpha或者Omega的信息素产生任何反应。事实上,Merlin的Beta身份是他们多年来相安无事的关键。不止一个朋友曾经对Arthur说过他的Alpha信息素过于浓烈,到了令人心烦意乱的程度。Arthur也曾为此苦恼,但Merlin不会介意,因为Merlin根本感觉不到他的信息素。

比起能够用信息素吸引Alpha的Omega,Arthur更喜欢的像Merlin这样没心没肺的Beta(他并不是说所有的Beta都是没心没肺的,事实上那是个褒义词)。人们总说Alpha和Omega之间的吸引力是致命的,无法抗拒的,Arthur对此表示怀疑,但这也不是非常重要的事。不同于其他的Alpha,他不急于寻找适合自己的Omega。

不,他在胡思乱想,因为Merlin的一举一动令他胡思乱想,Merlin的气味令他胡思乱想。

该死,到底是哪里传来的气味?

Arthur屏住呼吸,直到公车抵达终点站才松了口气。他难得耐心地摇醒睡得口水都要流出来的老友,夹着晕乎乎的Merlin下了公车,掏出藏在花盆下的备用钥匙开了门。

“唔……”Merlin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“嘿,你找到了钥匙。”

Arthur毫无风度地将Merlin扔到沙发上,“下次身体不舒服就不要出门了。Gaius呢?”

“实验室。”Merlin笑得很傻,“没关系,反正我也要顺便去买药。”

“是顺便去买药还是顺便看电影?”

Merlin皱眉,似乎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Arthur决定不去理会,否则他能在Merlin无法觉察的境况下把自己气死。他拿Merlin没有办法,一点儿办法也没有。

“吃了药就赶紧睡觉,我等你睡了就走。”

Merlin接过水,吞下几颗白色的药丸,然后摇摇头,“我睡了一个下午,但好像没有睡着……我现在不想睡,如果你不介意可以搭最后一趟公车。”

“你的脸看上去很红,”Arthur伸出手碰了碰Merlin的脸颊,“摸起来还很烫,到底是怎么了?也许我们应该去医院好好看看。”

“去了,Gaius也看了,并不是什么大问题,就是……”Merlin眯了眯眼,“发热,而且我感觉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在的时候,好像加重了。”

“你是在怪我吗,Merlin?”

Merlin半是气恼地瞪着他,“我只是说有这个症状。”

“别像个女孩似的。”

“你喷了什么香水?”Merlin难得没有反驳,“还是你的衣服,闻起来像咖啡豆、橡木,还有阳光……我形容不出来,但那真的很浓烈。”

“你说的是我的信息素?可你不是Beta吗?”

Merlin大笑起来,笑得浑身都在抖,“上帝啊,你的信息素已经浓到Beta都能闻到了吗?”

“是是是,你可以继续幸灾乐祸。”Arthur说着,坏心眼地释放信息素,而不是抑制。Merlin难以置信地瞪着他,“Arthur Pendragon,你这个……停下,这里到处都是你的信息素,我快不能呼吸了。”

“真的有那么难闻吗?”被Merlin嫌弃的Arthur皱起眉头,不情愿地照做了。

Merlin打开电视,调到他们高中时代最喜欢的频道,然后他们坐在沙发上看起了那部他们看过无数遍的电影。在配乐逐渐舒缓之时,Merlin凑近,“其实不难闻,应该说是很好闻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只是……”Merlin的脸红得可怕,呼出的热气也烫得吓人,“那让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。”

“什么感觉?”

Arthur等了半分钟也没有等到他的答案——Merlin又睡着了。Arthur哭笑不得,但距离公车到站还有一段时间,他可以再等一等。

 

03

 

Arthur是被那双忽然环上他的身体的手弄醒的,他猛地睁开眼,发现Merlin把他当成了人形抱枕,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。

空气中弥漫着熟透的果实一般的甜蜜,一丝丝地渗入他的皮肤与发丝,而他的身体起了最本能的反应。

“Merlin?”他试着叫Merlin的名字,但Merlin不仅没有答应,还咕哝着把脑袋埋进了他的颈窝,开始胡乱地亲吻他的脖颈。

他的心砰砰直跳,理智岌岌可危,作为Alpha的本能渐渐苏醒。

他慌乱地按住那只伸进他的衣服然后胡作非为的手,试图把Merlin从他的身上扯下来但Merlin紧紧抱着他,又或者是他挣扎的力气远远不够。

这大概是Merlin和他这么多年来最亲密的时刻,而Arthur已经猜到了这是为什么。他真希望他从没有好好上过生理课,但他把手伸向Merlin的腿间,毫不意外地发现Merlin的裤子已经湿了一大片。

Merlin发情了。





TBC

艰难复健中!又一次哈哈哈,但是这个脑洞戳中了我~

好久不写亚梅,手感不是很好,大家凑合着吃吧。这里的二瑟和梅子是喜欢互怼的“好朋友”哈哈哈哈哈大概是一种暗搓搓的双向喜欢!

下一次更新是本周四!

 @dbahh  @妘骓  @AnthonyFielding 

艰难复健的咸鱼暗搓搓地求一下反馈❤

保洁圈的北鼻们晚安安❤

评论(57)

热度(37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