努力复健的小咸鱼

这是只刷亚梅的小号
大号:XXXX的咸鱼🌚
快来找我玩~😂

【AM】Sweet Kidnapper 01

(*ノωノ)第一次写亚梅的现代AU

大咸鱼:

Arthur Pendragon被绑架了,而绑架他的绑匪是一个十分不称职的、笨手笨脚的傻瓜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Arthur在陷入昏迷前确信自己是被人暗算,估计那个人还要绑架自己。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他会被一盆温热的水泼醒。那水温舒服得他恨不得再被泼一次。不管怎么样,他肯定是被绑架了。


他花了好长时间才睁开眼睛,以为自己会身处一个阴冷潮湿、暗无天日的恐怖地窖,或者一座荒凉破败、满是尘埃的废弃工厂。结果迎接他的是一间干净整洁、布置温馨的单人房间。虽然他的视力还没有完全恢复,他依然能肯定这里不是一个正经绑匪会待的地方。那一瞬间他只能怀疑,要么是他太悲观,要么是他的生日惊喜派对提前了。


“你醒了。”这个声音有些特别,Arthur说不出是哪里特别,他只能确定那不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。当然啦,如果是一个虎背熊腰,满脸络腮胡的人把他绑架到这个地方,他一定会选择咬舌自尽。


“回答我,Arthur Pendragon。”


“你是谁?”Arthur眯了眯眼,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人——一个穿着格子衬衫和白球鞋的黑发青年——这个世界还可以再疯狂一点。这个看起来最不像绑匪的绑匪还戴着一个黑色的口罩,这下好了,Arthur的目光全被那双眼睛吸引。那双波澜不惊的蓝色眼睛有一股魔力,让Arthur一时失了神——老实说,这真的不像一个犯罪分子会有的眼睛,犯罪分子的眼睛不会那么澄澈又带着一丝稚嫩。


“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。”黑发青年说。


Arthur发出嘲笑的哼哼声:“当然啦,毕竟你不过是个喽啰。”


“只有我。绑架你的只有我,Arthur Pendragon。”那个绑匪的嗓音极其富有磁性,Arthur甚至可以想象他朗诵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会是什么感觉。是的,没有错,Arthur的脑子里确实蹦出了这样奇怪的念头。


被绑架还能如此气定神闲,估计也只有Arthur能做到了。他皱眉盯着不远处的绑匪,缓和了之前的态度,认真地问:“你为什么要绑架我?”


“你不需要知道答案,我也不会告诉你。”


Arthur知道,他被绑架的理由有很多,想加害他的人也很多,可他完全不知道眼前这个白白净净的绑匪到底有何目的。该不会,那人只是太孤独了想找个伴?Arthur被这个想法弄得毛骨悚然,他不留痕迹地观察那个人,试图寻找答案,哪怕是蛛丝马迹也好。


“你知道,我们家族很富有,你要多少赎金我们都可以满足你。”Arthur退一步,想要用金钱引诱绑匪,毕竟,人总不会嫌钱太多。


谁知道这个绑匪不为所动,那双毫无波澜的天蓝色眼睛静静盯着他,仿佛要把他看穿了。他听到绑匪这么回答:“我不需要钱。”


“上帝——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
绑匪不理会Arthur的质询,转身离开,过了不久又回来,手里多了条白色的毛巾。他一步步朝着Arthur走去,直到走到距离Arthur不足半米的地方,他蹲下来,擦拭Arthur脸上和脖子上已经冷却的液体。


大概是发现Arthur惊讶的目光,绑匪不紧不慢地说:“如果你生病了,会很麻烦。我不会给你找医生——你最好保持健康。”


Arthur更惊讶了。不过,他确实是有利用价值的人质。他的双手被反绑在椅子后边面,绑法并不粗暴但是难以挣脱,他还需要努力一阵子。所以他尽可能享受被绑匪服侍的感觉——绑匪的动作有些笨拙,他小心地用毛巾擦拭Arthur的面颊,没有看Arthur的眼睛。也正是这样,Arthur才得以好好近距离观察这个绑匪。他发现这个奇怪的绑匪有一双好看的大眼睛,睫毛像刷子一样浓密,还有引人注目的高颧骨。余下的部分被隐藏在那该死的黑色口罩下。


“谢谢你,我感觉好多了。”Arthur极其不自然地说。他其实只是想打破沉默。


最神奇的是,那个绑匪居然脸红了。


Arthur惊讶得合不拢嘴——这年头居然有那么奇葩的绑匪?


“你……”


绑匪不等Arthur把话说完,冷冷地看了他一眼,就自顾自地退出房间,留给Arthur一个修长消瘦的背影,仿佛刚才那个红了脸的人不是他一般。


他可真能装啊——Arthur在心里嘀咕,同时他又忍不住深深好奇,这个绑匪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?他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呢?虽然说人不可貌相,但是像这样一个白白净净礼貌体贴的人,能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目的?


晚餐时间到了,Arthur的肚子反复告诉他这一点。他皱着眉,忍受怒气和饿意,试图无视那种肠胃打结,酸水四溢的苦楚。好吧,那个绑匪终于有了绑匪的样子——这一点都不好玩。Arthur环顾四周,想要把注意力转移到这个单人卧室,可他失败了——这间卧室的东西实在少得可怜:一张蓝白相间的单人床、一张单调的木桌子、一只白色的单人衣柜,当然,还有他屁股坐着的这把椅子,木质的,和书桌显然是成套的。


大概是饿出幻觉了,Arthur闻到一股食物的香气,还越来越浓……那香味狡猾地钻进他的鼻子,顺着咽喉来到食道……


绑匪清了清嗓子。


Arthur睁开眼,不,他没有看错,绑匪手里拿着一个盘子,盘子里盛着金灿灿的咖喱鸡肉饭……


“给我的?”


绑匪面无表情地点点头。


Arthur咽了咽口水:“我的手还被绑着呢……”那语气丝毫没有责怪绑匪的意思,他只是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。


绑匪的喉咙里发出不悦的咕噜声,他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,缓缓拿起勺子,舀起一些鸡肉和米饭。


“放心,没下毒。”


“我倒希望你下毒了,这样我会觉得真实一些……”Arthur说着,迫不及待地张开嘴,滚烫的食物让他有一种活过来的幸福感。


“等我喂你吃毒药,我会告诉你的。”绑匪不悦地回答,可这句威胁丝毫没有震慑力,至少不比金灿灿的咖喱吸引人。


吃饱喝足后,Arthur的胆子更大了,他装出一副他只是饭后无聊的样子:“这是你的房间?”


绑匪脖子红了,没有回话。Arthur憋着笑——上帝呀,这年头居然有人把人质关在自己的房间。
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“我说了,你不需要知道。”绑匪做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,可是Arthur相信那不过是一种有趣的伪装。


“绑匪先生,我想要上个厕所——这是合理的要求吧?”毕竟,你都喂我吃饭了。


绑匪先生的脖子根青一阵红一阵的,像是被Arthur问住了。他睁着充满灵气的大眼睛,东张西望了好一会儿,才说:“每天只有一次机会。”


“看在今天快过去的份上,让我去吧。”


“现在不行……”


“不如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,我可以等等再去。”


绑匪慢吞吞地叹了口气:“Merlin,我的名字叫Merlin。”


Arthur发誓这是他听过的最傻气的假名,没有之一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TBC
这是新坑~(没错我在复习周开了新坑)毕竟是我蛾子 @黄老湿 的点梗
希望小伙伴们继续支持大佬梅绑架二瑟2333
这只是现代AU,不是重生,不是转世~至于梅子为啥要绑架二瑟,以后会说的~
爱你们❤
预告——大后天发魔咒~圣诞节发贺文~


Ps:本文又名撕票之前爱上你&大佬情缘😂
我这就去吃药~
@芮芮re  @失落王朝  @C村的骑士Hecate  @化的雪  @all for col  @苏笙   @不理不理  @喵喵咪呀  @dbahh (太多啦,@不完……)

评论(5)

热度(180)